织梦采集侠

互联网

当前位置:织梦采集侠 > 站长之家 > 互联网 >

打车软件上海被“招安”烧钱补贴还会继续

浏览次数: 发布时间:2014-02-28 08:34

黄远

“从”还是“不从”?意料之中的选择题终于摆上台面,打车软件的选择是“从”。今年三月,“快的打车”、“嘀嘀打车”将陆续与沪上四大出租车公司调度平台对接。

  博弈与出手

昨日上午,上海市交通港口局召集强生出租汽车公司和“快的打车”、“嘀嘀打车”软件企业召开会议。

此前,苏州早已把打车软件统一并入官方系统,乘车司机均不享受补贴;而据江苏当地媒体报道,南京也将于4月推出官方电召软件,其中设计了5块钱的加价费。

在具体时间点上,3月10日两家打车软件率先与强生出租调度平台完成技术对接,3月底前,大众、锦江、海博等三家出租汽车调度平台与两家打车软件企业完成技术对接。

各种隐忧由来已久,监管部门为何选择此时出手?虽然上海市交港局相关人士表示不愿多谈,但此前南京市交通局局长陈雷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专题,两款软件的竞争是最正常的竞争行为,政府不能不加思考地一味叫停:“新生事物刚刚开始,我们要观察,看市民接受程度,如果运营商的策略能给市民带来优惠,也不错,我们不一棍子打死。这完全是市场行为。”

从陈雷的上述表态中,交通部门的官方心态可以略窥一斑。这其实是一个“试探”及博弈的过程。

上海强生出租车司机汪俊(化名)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电召业务需要缴纳的费用为120元/月;但是由于打车软件的出现,有的司机根本不愿意接电召的单,让电召业务也很难做。

事实上,面对可能的政策风险,打车软件并非没有提前布局。昨日,支付宝相关人士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坦言,在出租车行业推广移动支付之初,其已经考虑到“公平”、“安全”等问题;此前已经选择了给司机装二维码和接入打车软件双轨并行的方式。

即使打车软件真的被禁,借打车软件圈用户的目的已经达到。根据支付宝及快的打车提供的数据,目前全国大规模支持支付宝钱包扫码付的城市有5个,分别是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合肥和武汉;零星有少数的哥支持扫码付的城市还有成都、都匀、绵阳、深圳、温州、银川、长沙、郑州。

目前,上海已经有7000多名司机支持支付宝钱包扫码付,日扫码付车款的交易量在30000多单。

“我们配合监管部门的政策,鼓励大家上车之后扫码付。” 快的打车副总裁李敏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快的打车让那些在路边招手打车的人也可以参与活动;同时司机在整个过程中不需要任何操作,确保行车安全。

 停不下来的价格战

作为打车应用的核心功能之一,“加价”一直饱受争议。反对的观点认为,加价行为涉嫌恶意竞争,会对市场产生不良影响,出租车司机也会“挑肥拣瘦”,进一步加剧打车难的局面。

艾媒咨询CEO张毅分析认为,打车APP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解决了乘客和出租车司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,其信息撮合机制可以让出租车的利用率更高,一定程度上解决打车难问题,但在持续的价格战中却变味了。

尽管各地的监管部门已经陆续出手,但至少目前,双方都没有停下补贴的意思。前日,有消息称嘀嘀打车将在10天后停止补贴,但嘀嘀打车CEO程维公开表态称“纯属谣言”;而面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“10亿补贴用完后,嘀嘀打车是将继续追加资金还是暂停用户补贴”的追问,嘀嘀打车华南区域有关负责人欧阳莉表示“后续未定”,大有与对手再战一场的可能。

快的打车则“土豪”地提出:补贴上“永远比同行多1块”。如果通过“扫码”支付,司机每天可以得5单奖励,每单10元;乘客每单得13元奖励,每天两单;奖励将以现金返还的方式,在3~5个工作日内打回到用户的支付宝账号中。

在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看来,随着快的和嘀嘀的正面冲突,以腾讯阿里为主要“轴心国”、百度局部参与的中国互联网“第一次世界大战”已经打响。而这场战争的核心战场之一,就是以O2O 转化和交易完成为核心诉求的应用场景之争。

昨日,有熟悉打车软件行业的资本人士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明确表示:“两家其实都想停下来(补贴),但难点在于谁最先按下停止键。”

“如果另一家不跟随怎么办?”在其看来,如同早期流血的电商大战、现在的在线旅游大战,补贴只是前期圈用户的行为;如何黏住用户才是最关键的。

相关报道:

新浪科技讯 1月19日中午消息,搜狗今日对外发布搜狗搜索移动客户端3.0,推出本地生活、扫码比价和微信头条功能,基于大数据分析,用户可以通过微信登陆找到感兴趣的个性化阅读内容。 新版搜狗搜索APP支持微信账号登陆,识别用户阅读兴趣,加入分类和自动身份 更多

今天中午,小米之家发布官微称雷军录制了一支视频为B站的网友们送去元宵祝福,并附上了视频链接。随后雷军转发了这条微博,并发文称祝大家元宵节快乐。值得注意 更多